苏钦。

灰色是不想说、蓝色是忧郁。

你去了哪里

天还要灰几天。

所有发生的都像丢进无底洞的石头,没有回应,只有自己的呼吸,这场旷日已久的自我对话似乎还要折磨好久,很想出走,逃离去找那一把可以刺穿我心脏的利器,让那个向着阳光笑的你快回来啊,快回来这个安乐窝,我会好好爱你,一定好好爱你。

上午是新闻发布会,一个人在风里站着,看着无人的走廊,等待脚步声来,然后“沙沙沙...”全是落叶在哭泣,这时候如果有人刺瞎我的眼对我说话,我就可以有十足的勇气哭出来,好像以前站在教学楼的走廊往下望,看见起伏的山都可以落泪,脆弱到经不起这么点的波澜,是不是很可耻...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要纠缠多久,好害怕躲在这样的黑屋子里太久,心会潮湿,会窒息死掉。

我的虚荣还有好强无可救药,不愿意承认自己需要爱,不愿意承认自己软弱。

一个人走,两个人走,一群人走,都是我一个人。

 

我还相信着,一切都会好起来,我还会有一天接起妈妈的电话撒娇,还会对自己没煮熟的食物吐舌头,还会看着朝阳升起让牙齿晒太阳,一切都会好的,但可不可以快一点,我不想这样下去了。。


你去了那里呢,去了哪里呢


评论

© 苏钦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